bodu.com

中学教师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模糊我的眼 让我看清你的脸

模糊我的眼  让我看清你的脸
宽敞的礼堂,偌大的舞台。舞台上坐着一个牧师模样的人,一群学生向心力似的向牧师伸出双手,渴求般地望着牧师。那不是牧师,一会儿变成了老师。对,是sz的老师,他的旁边还有几个同科的老师,他正在给学生讲课,其他老师在给学生答疑——这就是一堂sz学校向外界推介的高效课堂。哦,原来是应城ez,他们不是已经开过现场会?我们返校后还学了一段时间,结果气喘吁吁,且邯郸学步;咦,他们不是因为高效课堂弄虚作假被省厅通报了吗?我环顾左右,老师们议论纷纷,我想凑过去听听,礼堂瞬间空旷无一人……
叮……叮……,闹钟响了。模糊间打开手机,还早,再睡十分钟不迟。
高密乡红高粱现场会热闹非凡,红旗招展,歌声飞扬,人山人海,万人空巷。现场会因为莫言的小说获“诺奖”而召开的,小说中描写了“高密乡”亩产万斤粮顿时惊动了全国,震惊了世界,特别是躁动了瑞典文学院,“高密乡成就了莫言,莫言宣传了万斤粮神话,神话美化了现实”。神话是美好的,现实是残酷的,生产高粱的高密乡怎么产出水稻粮,还是万斤。莫言无言以对,住进了牛棚,记者问莫言,你幸福吗?莫言答,我不姓付,我姓莫。
学校的广播响起,这是在校生的起床号。
俗话说早起三光,晚起三慌,我也要快快起床。虽说是早上,还是伸手不见五指,顺手把毛衣套在身上,却怎么也找不到袜子。袜子可不能穿错,记得一个笑话:一个老师早上起来不见了一只袜子,却在席间给领导布菜时那只失踪的袜子戏剧性地吊到了汤碗里。这也许是编造的,早上的袜子怎么到了晚饭才现身?能给领导布菜的还用得着起早床?其实像这样的例子哪里又没有?wh市某高中有一位老师早晨起来不忍惊醒熟睡的妻子,摸索着穿了一双鞋子,结果一只脚穿旅游鞋,一只脚却穿上了皮鞋,学校离家很远,还有第一节课,一向讲究的老师只得硬着头皮上完了上午的课,老师学生都感诧异,这位老师无奈地解释说,这是为了培养学生的观察能力。我的袜子到哪里去了?眼看就要迟到,我着急,掀开被褥,抖动衣裤;椅子上翻,床底下找;哪里也没有……
“哐当”,茶杯摔地上了。我又一次醒来,看了一下时间,挣扎着不想起来,再睡五分钟也许还行。
我不得不起来,特地留意袜子和鞋子,还好,没穿错。神情恍惚地来到学校,天已大亮,葡萄树下,一群学生在拉提琴,几个学生在练声;田径场、篮球场,处处活跃着学生的身影;教室里学生并不多,他们在诵读、演讲,时不时传来爽朗的笑声……这是我的学校?几个学生从我身边经过,笑意写在脸上,问候温暖心田。这肯定不是我的学校。
在我的学校,老师白发黄脸,学生佝偻木讷。他们伴辰星而来不知意欲何方,晚上戴月而去不了归向哪里。偶有几个机灵的学生,他们会上课睡,下课闹,晚上把网吧泡;他们会学习双眼无神,考试两眼无奈;他们会在教室门口、校园出口和你抢道走……特别是天已大亮,学生应该在教室被“笼养”,校园里不会有歌声、也不会有笑声。我突然想起“羁鸟恋旧林,池鱼思故渊”的诗句,也许有一天,“羁鸟”回到“旧林”也不会飞翔了,“池鱼”放在“故渊”也不会欢游的。
我快步返身来到校门口,看不清匾额上的学校全名,模模糊糊,依稀看得清两个字“师范”。这是我原来工作的地方,我“穿越”了。
叮……叮……,闹钟再次响起,我头痛脑涨,再不起来可就要迟到了。
我迟到的次数已经很多了,每次都要搜寻一个理由,蒙混过关,自行车链条断了,闹钟不响了,起得很早但闹肚子蹲厕所了,公交车晚点了……总之,扯一个客观斑竹也不好多说,下次还可以说,自行车链条不是断了而是自行车掉链子。其实,到了学校,昏昏沉沉的,哈欠喧天的。今天要考数学,老师板着面孔端坐讲台,我打开试卷,怎么数学卷上几何题没有几何图倒有几个化学的羟烃图?考化学?数学老师和化学老师的光辉形象此时在我脑海里交替出现,迅速又叠加,我使劲揉试双眼,眼皮怎么也睁不开,老师的脸在我的眼前不停地晃动。不仅看不清老师的脸,现在连试卷也看不清了。
我是语文老师怎么要考数学?主席台上,校长一脸睿智,局长满身正气,厅长的脸看不清,只看到他的肩头抗着一顶乌纱帽,顶戴上写满了分数和名次,煞是耀眼。学习b中学经验打造教师综合素质的会议正在召开……
我感到右臂被撞击了一下,我睁开双眼,会议室坐满了我的同仁,在雾气狼烟的背景下显得更疲惫,脸仍然蜡黄,更显憔悴。我在会议室睡着了,本周已经上了两个晚自习,昨天晚上开了一个会,今天形势逼人又有一个会开……我歉意的向领导笑笑,不料,几个领导夹着笔记本陆续离开了,我是不是让领导生气了?我不睡了认真听会不行吗?同事告诉我,散会了。我看看手表,又是一个晚十点。
分享到:

上一篇:如何让自己的孩子自信

下一篇:我与体育的缘分

评论 (0条) 发表评论

抢沙发,第一个发表评论
验证码